信息中心

西比曼生物刘必佐:从互联网跨界生物科技,一切都刚刚好
来源:     时间 : 2019-05-28
在张江的一栋栋办公楼内,有着诸多初创企业,这些企业的办公室装潢各异,但不可否认的是,内中或多或少体现了创业者的特质。
谈到企业办公室,就不能不提起西比曼生物科技(上海)有限公司。作为一家创新企业,西比曼在办公室设计上可谓是“下足血本”:5层的建筑拥有专门的育婴室、员工餐厅和一间健身房……丰富的办公空间令所到之人都印象深刻。
为什么一家创业型公司要这么精心布置办公空间呢?
        西比曼CEO刘必佐给出了答案:“我们想做一家有灵魂的公司,有灵魂的公司和想要赚钱的公司是不一样的。充满人文关怀的办公环境是出于对技术和人才的重视。”
刘必佐两鬓已有些许花白,他笑称这是执掌西比曼6年里硬生生熬白的。话语中略带盐城乡音的质朴感,和他跌宕的人生经历形成反差,从微软到阿里,从互联网到生物科技,刘必佐的每一步都恰好迎合了时代潮流,三次截然不同的选择让他注定与众不同……
01
从微软到阿里巴巴
       上世纪80年代,“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观念盛行,刘必佐也毅然选择了物理专业,苏州大学毕业后他远赴美国攻读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同时修得会计学MBA。
    毕业后,刘必佐先后在微软和阿里巴巴两家世界顶尖企业就职,在微软工作的19年里,刘必佐一路从基层财务岗做到了管理层,期间经历两次技术变革;而在阿里巴巴的4年中,刘必佐完全适应了阿里特有的岗位流动氛围,先后横跨过4个不同的事业领域。
“这两份工作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拥有全局观,体会到做任何事都要有一个宏大的目标,即便不是100%达成,40-50%的达成率也能对社会产生足够大的影响。”刘必佐说。
      谈到阿里,他提到了其特有的企业文化:“阿里的员工一般都有花名,因为我去的时候稍晚了几年,金庸小说里的名字差不多都被占了,所以我就另辟蹊径用了‘刘皇叔’这个称号。”
       迈过知天命的门槛,刘必佐在处理工作时游刃有余,但个中滋味只有身边的人才知道。刘总的工作特别辛苦,经常累到睡着,比如去年年会上,刚从外地飞回上海的刘必佐就在上台化妆前睡着了,台上表演相声的同事硬是插科打诨坚持了半小时,才等他醒来。“在办公室加班到睡着也是家常便饭。”
       目前,除了担任西比曼CEO一职,刘必佐还有一份志愿工作,就是给即将毕业的学生分享经验:“我常常跟孩子们说,我本科学的物理专业,又拿了会计证,从微软到阿里,再到生物科技,看起来职业之间没有什么关联,但这一切离不开大学期间养成的处理事件的能力,只要掌握了关键的知识点,其他理念都是相通的。”
02
从互联网到生物科技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早在苏大期间, 刘必佐就是校内活动中出名的积极分子,作为学生干部的他很喜欢从事和管理相关的工作,这种态度也反映在后来的职业生涯中。
即便是已经工作了20余年,刘必佐始终保持初心:做一件有影响力的事。于是在6年前,他以“门外汉”的身份踏足生命健康领域。
跨界的契机其实来自一次偶然——6年前,刘必佐的朋友投资了一家干细胞公司,也就是如今的西比曼,朋友让他在财务上帮忙参谋,出于对技术的好奇心,刘必佐仔细研究后发现干细胞发展前景广阔,于是自荐出任董事顾问并介绍了一些相关朋友前来投资,然而制药行业研发时间漫长,再加上国家政策尚不明朗,公司面临两难的窘境。
       我的想法是自己的钱可以输,朋友的钱不能输,有种被‘逼上了梁山’的感觉。一番思考后,我选择正式加入西比曼,共同面对难题。然而进来后却发现又是另一番天地,2013年《Nature》杂志把免疫细胞列为十大发现之一,得知这个消息我们都很兴奋,心想何不轰轰烈烈投入充满潜力的细分领域呢?
    在西比曼,刘必佐充分发挥了“拼命三郎”的精神,全身心投入这场科技“战争”,用他自己的话说“连睡觉的时间都很少,一晚上也只有4-5小时”,曾经一头浓密的黑发如今两鬓已经露出斑白之色,而努力的成果就是西比曼于2014年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在生物科技领域浸润6年,刘必佐早已不是当初的“门外汉”,对于所从事的免疫疗法——CAR-T,他更是如数家珍。王青笑称:“刘总研究了很多相关论文,已经是半个PhD(泛指学术研究型博士)了。”
“T细胞是人体自带的癌细胞杀手,但癌细胞很聪明,会制造烟雾弹,让T细胞误以为是自己人,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让T细胞精准识别癌细胞,CAR-T就是从人体内抽取T细胞加以‘武装’,然后做三件事,第一是在上面装导弹,第二是装GPS,第三是使库存数量增大,然后再输回到体内,经过改造后的T细胞能够精准找到癌细胞并将其杀死。”刘必佐解释说,CAR-T目前已在美国获批,西比曼也在去年和诺华达成合作,意欲把这项技术引入中国。
03
“棒球赛”还在第一局
如今,西比曼的主要业务分为两个部分:一是干细胞再生,二是CAR-T。对于这项事业,刘必佐深感“性命攸关,责任重大”。
“临床试验时,救活一个已经毫无希望的病人,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他的角色不仅仅是一位病人,更可能是家庭的顶梁柱、一位母亲的儿子、一名女士的丈夫、一个孩子的父亲,同时也是社会的一员。”拯救一个人也就是拯救了一个家庭。
作为一个家庭观念很重的人,刘必佐在提到家人时颇感欣慰:“我现在工作之所以可以如此全情投入,毫无后顾之忧,全在于家人在背后的鼎力支持。”在工作之余,他特有的解压方式就是和太太、孩子去一些老上海的店铺吃点心,享受难得的团聚时光。
在刘必佐的办公室里,摆着四样对他具有特殊意义的物件:微软和阿里上市的照片、白求恩的图片、家人的合照以及和信仰有关的摆件。“这四样东西分别了代表四件事:第一要做大事情,解决重大问题;第二个不忘初心治病救人;第三家庭是根本;第四必须要有全局观和信念。”
“综观整个细胞治疗的发展,如果用棒球比赛来类比,现在还只处在第一局,变数很多。就整个行业来看,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已经击出好球的西比曼有信心打出全垒打,成为比赛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