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中心

URAT1为什么这么火?
来源:     时间 : 2023-03-31

URAT1突然火了。

从一级市场火到二级市场,都在关注高尿酸血症、痛风、URAT1抑制剂。为什么火,无非是市场空间大,临床需求未满足,同时竞争也很激烈。

为什么说市场空间大?

我们只看几个数字:2021年,全球高尿酸血症10.5亿人;痛风患者2.2亿;中国高尿酸血症1.75亿人,痛风患者3600万人。巨大的人群,已然成为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之外的“第四高”,而且越来越年轻化,谁还没有几个高尿酸的小伙伴。

为什么说还有巨大的未满足临床需求?

我们看看目前的一线用药:根据中国内分泌代谢杂志2019年发布的《中国高尿酸血症与痛风诊疗指南》,目前对于复发性急性/慢性痛风的一线治疗药物为黄嘌呤氧化酶抑制剂和URAT1抑制剂。

黄嘌呤氧化酶抑制剂通过抑制黄嘌呤氧化酶来减少尿酸的产生,但该机制相应人群(尤其是亚洲患者)不高。代表药物包括上世纪60年代上市的别嘌醇以及2009年美国获批上市的非布司他。然而别嘌醇被发现有可能导致致死率高达30%的超敏反应(2.7%),非布司他则存在心血管风险而被FDA打上黑框警告。

URAT1抑制剂通过抑制肾小管尿酸重吸收来促进尿酸排泄,其代表药物为上世纪70年代上市的苯溴马隆和丙磺舒。苯溴马隆在欧美因其有引起爆发性肝坏死的案例而被停用或作为二线药物使用,但在中国仍然是处方量最大的痛风药。而丙磺舒在2019年被国家医保目录移除,说明其临床价值不被认可。2015年在美国上市的雷西纳德则因急性肾衰竭风险升高而被FDA黑框警告,2019年在美国停止销售,至今未在中国上市。

简而言之,一线药各有各的疗效和安全性问题,巨大的中国高尿酸血症/痛风人群亟需兼具疗效和安全性的痛风药出现。

为什么是URAT1?

尿酸在人体内的代谢水平与肾脏尿酸盐重吸收转运蛋白有关。尿酸盐重吸收转运蛋白包括尿酸盐转运体 1(URAT1)等。URAT1 位于近曲小管的管腔膜上,负责将尿酸盐从小管液(尿液)中重吸收到近曲小管细胞。URAT1 抑制剂可以通过抑制尿酸盐的重吸收,从而促进尿酸从体内的排泄并降低血尿酸水平。

10%的高尿酸血症是因尿酸的过度生成而导致,适用黄嘌呤氧化酶抑制剂。90%的高尿酸血症都是由肾脏尿酸排出缺陷造成的,适用URAT1抑制剂(促尿酸排泄)。URAT1的地位可想而知,即便苯溴马隆、雷西纳德身世坎坷,后来者都清一色的选择URAT1作为研发方向。